• 使命与托付
    沙漠中的“歪把树”—大漠胡杨

    胡杨——是生长在荒漠中一种高大的杨树,寿龄在千年以上,胡杨的生存环境是最为恶劣的,样子也不俊美。

    全世界百分之九十的胡杨在中国 ,中国百分之九十的胡杨在新疆的塔里木沙漠。来到新疆塔里木附近的沙漠,视力所及之处没有一滴水,听不到一声鸟鸣。此起彼伏浩瀚无边的大漠,以压倒一切的气势,吞噬了所有生命的气息……

    只有胡杨:就这样挺立着,人们说他活着昂首一千年,死后挺立一千年,倒下不朽一千年, “铮铮铁骨铸千年,不屈品质传万年。”

    干旱的荒漠,是含盐量高达10%的盐碱地,这就是胡杨的“家”。 胡杨必须在夏季酷热、冬季严寒、年降水量只有十几毫米的恶劣环境下,一天天长大、衍生。胡杨对盐碱有极强的忍耐力,根部细胞具有极特殊的功能,不怕碱水的伤害。 人们常说它耐干旱,耐盐碱,抗风沙,其实是它不得不耐,不得不抗。它生来没有“锦衣玉食”只能牺牲自己的一部分或者改变自己去抵抗。

    尽管如此,胡杨的骨子里却充满对生命的渴望。为适应干旱环境,它做了许多改变,例如叶革质化、枝上长毛,甚至幼树叶如柳叶,以减少水分的蒸发,为吸收生命必须的水,它的根可深达地下10米。

    你愿意为神托付你的使命改变自己吗?!

    因着根的深度下探,它能在零上40度的烈日中娇艳,能在零下40度的严寒中挺拔。不怕侵入骨髓的斑斑盐碱,不怕铺天盖地的层层风沙。它是生命的树,遇强更强、逆境奋起、一息尚存、绝不放弃。

    胡杨不是“孤军奋战”,尽管各个残缺,但还是努力用身体连接,形成沙漠前的屏障,只为身后的芸芸众生。 这是它们生下来、活下去、唯一的意义。 它们将一切生机,让给了身后的绿茵,只将这摧肝裂胆的风沙留给了自己。

    就是这样,它还是不断地受到伤害,受伤时,它就从“伤口”流出“眼泪”;当人们把它锯断的时候,它就从锯断的地方喷射出一米多高的黄水,据说这黄水同样是“眼泪”。胡杨只是落泪,没有责备。

    它虽然有高大的身躯,但它的脊梁始终是弯曲的,就像一位弓腰驼背的老人。它的叶形不得不随环境的改变而改变,边缘常呈锯齿状;叶色常常就是暗暗的灰色,至多是个淡绿色。但他从不抱怨…

    你承受过这样的困苦吗?!对困境你抱怨吗?!

    银杏、柏树有名山清泉相伴,有高岭巨壑呵护,甚至有的还有皇帝赐的爵位题字。 山东泰山东岳庙的五大夫松 。据《史记》记载,秦始皇登封泰山,中途遇雨,避于一棵大松树下,因大树护驾有功,遂封该树为“五大夫”爵位。胡杨却只能与风沙相伴,同样也是一千年,胡杨要卑躬屈膝,银杏、柏树却可以挺直腰杆。 胡杨做的心甘情愿,你呢?!

    人们常说一个人的成长需要良好的环境,可胡杨的环境就是这样的。你抱怨你的环境吗?!

    就是这样成长起来的胡杨,却占了好几个“第一”:在木质的坚硬程度上,它是最坚硬的;在忍耐大气干旱及土壤盐渍化方面,它的忍耐力是最强的;在生命力方面,它的寿命是最长的。在对人类的贡献方面,它是最多最大的。它的树干是优良的建材;它的枝叶营养丰富,是牛羊爱吃的佳肴;甚至它流出的“泪”,叫做“胡杨碱”的,也可以食用、洗衣、制肥皂……

    大漠的胡杨,不为名、不为利、防风固沙,用自己的身驱默默的守护着沙漠中的绿洲,安静的做自己的工,只知道默默地奉献,从没有索取。

    胡杨成为生命的希望,人们从它那里找到了生存下去的勇气,长相的丑陋不算什么,环境的恶劣不算什么,以最坚硬的质地、最强大的忍耐力、最顽强的生命力……去完成使命。
    上帝命定了胡杨,环境造就了胡杨,胡杨战胜了环境!

    秋天结成的种子,在寻找可以播下的土地,好种子在寻找好的土地,其实,能把它们播撒在好土地上的,不是种子,而是撒种的人--主耶稣。“种子”认为的好土地只是一个期盼,是每一个种子,无论是略扁的, 还是饱满的,都期盼着好土地。

    “真正的好土地”— 是“神所命定的地方”。

    那里也许是一片荒漠,让你们的成长经历狂风暴雨,千辛万苦,树干因缺水分长得不直,因风大折断了树枝,成为残疾的歪把树,但在茫茫的沙漠中,它是给行人指明方向,给迷途的人以生命的希望,这颗歪把树,对于迷路的人何等的重要,何等的有意义。比那撒在绿树成荫的丛林中,更有意义,更有价值。

    你们就是那荒漠中的“歪把树”,许多人看它是真的不好,树干赖赖巴巴,树枝东倒西歪的,依着的也不是什么长江、黄河,是一个似干又不干的小水湾,但它顽强的成长着,站立着,它的生存只为给迷路的人指路。神看重它,并不是它的树壮,枝旺,叶绿,是它顽强的生命力,神是把最好的、最最珍贵的种子,撒旦打也打不死的种子,洒在荒漠的土地上,只为那硬着颈项进入荒漠的迷路人。

    神爱世人,祂一个也不想撇下!
    你愿意与主同行吗?愿意成为大漠中的一棵歪把的胡杨树吗?

    再回首遥望那棵在风沙中傲然坚守的胡杨,在这狂风肆虐的风沙中坚强执着地守望--又何尝不是一种美呢? 从遥远而来的风看到这一大片忠直、遍体鳞伤的树种问:“你们是谁?”烈烈风沙中有无数声音回答:“我是胡杨!”


    我愿做大漠中的胡杨
    虽然缺乏雨水
    也能顽强的生长
    枝叶奋力向天空伸展
    把缺少绿色的世界装扮
    彰显神的荣光


    我愿做大漠中的胡杨
    耐得住沙漠的荒凉
    不放弃对春天的向往
    纵使没有小鸟站在枝头
    也能昂首 永远向主歌唱


    我愿做大漠中的胡杨
    不羡白桦树的高大挺拔
    不笑酸枣树其貌不扬
    纵使只有一簇簇骆驼草陪伴
    也不忘记使命,甘心博弈疆场


    我一定要做大漠中的胡杨
    不祈求活一千年
    只求使有限的生命为主生热发光
    当生命终结的那一天悄然到来
    也要用躯体给迷途的人指明方向